返回

美人羸弱不可欺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130章 替我送给小杜

    鹤并不惊讶:“我猜到了。”

    时间刚好。

    岳大有些难过并担忧:“您这些年殚精竭虑,拼尽全力,却仍然不被圣人信任……”

    鹤平静地道:“这是宿命。”

    圣人能从女儿之身君临天下,其智慧缜密强悍无出左右。

    陪伴她多年的患难之交,还不是说杀就杀了。

    虽则圣人现下几乎长居洛阳,但长安的重要地位无可替代。

    他手握长安半城力量,又怎会不被帝王提防。

    岳大默然许久,道:“那独孤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忠心无二,由得他去。”鹤起身道:“今夜无事,我该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岳大要送他,他又道:“以后若非传唤,不要去我家。独孤与杜家有故。”

    啊……这?

    岳大同情地看着鹤,有心安慰,却发现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以为是碾压,结果是反转。

    他心情复杂地道:“当初不该引狼入室的。这小子野心勃勃,那会儿就该知道他不会安分。”

    鹤低笑一声:“你既然知道他野心勃勃,便该知道挡不住他。不是我这里,也会是其他地方,既然如此,不如我做那个伯乐。

    上次的任务,若非是他,你我已经人头落地。再说这事儿,不是他,也会有别人。是我在这个位子上太久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不能请辞么?”

    “机会不到,若有那一天……”

    鹤眼里多了几分亮光,若有那一天,或许他也能过上平常人的日子。

    娇妻稚子,哄老父开心,而不是像现在这样,总在内疚煎熬。

    看着他的样子,岳大忍不住壮着胆子,问了一个早就想问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主君,若有那一天,你会娶小杜大夫么?”

    鹤微微失神:“她啊……”

    岳大迫不及待地等他回答,他却轻笑摇头:“我老了。”

    岳大扼腕:“老夫少妻不是人间正常么?又不是老妻少夫!人家小杜大夫又没说不喜欢稳重的,您好歹问问。”

    鹤冷冷地扫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岳大立刻捂住嘴,低头缩一缩脖子,再小声道:“这不是我说的,是老太公说的。我只是转达,转达。”

    鹤便不再理他,转过身收拾文书去了。

    岳大急得:“主君啊,您不能退缩,不能被独孤那小白脸儿给吓得不战而退啊!”

    “若是您退了,让我们这些长得不好看的人情何以堪?难道就得给小白脸让路不成?”

    鹤道:“你的意思是说,我长得不好看?”

    岳大又捂嘴:“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鹤冷哼一声,更衣洗脸,确定身上的沉水香味道没有了,这才走出去。

    已近黄昏,街头熙熙攘攘,尽是归家之人。

    有花娘叫卖:“上好的栀子花啦,便宜卖啦……买回家送给娘子挂在床头,又香又好看啦……”

    鹤走过去,买下了所有的栀子花。

    独孤不求翘着脚坐在街口一家茶肆里,一边和人聊天瞎吹吹,一边盯着街口。

    鹤拎着一篮子花,慢悠悠地走过去。

    独孤不求把瓜子一扔,趴在窗前盯着他的背影看,然后勾唇一笑。

    可算等到了!果然如此!

    这世上的事,就有那么巧。

    不过话又说回来了,还真是小杜的运气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危难之际有人帮忙,就是极好的福气。

    他又坐了会儿,看着天色差不多了,就准备去杜家混饭吃。

    不想刚走到元家门前,就见门被打开,元二郎站在门前冷飕飕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独孤不求神色自若:“元二哥好,您吃了吗?我还没吃,正准备去小杜家吃。她给我调理身体呢。”

    元二郎拎出一篮子栀子花,说道:“替我送给小杜。”

    “???”

    “!!!”

    独孤不求先是疑惑,再是生气,当他是死人呢!

    啊,不对……

    他谨慎地打量着元二郎,试图从对方脸上看出点什么。

    “不是蹲在街口守我?看清楚了?”

    元鹤压低嗓音,发出与鹤先生一样的声音。

    独孤不求一抖: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居然,就这么承认了身份,真是猝不及防!

    元鹤沉默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独孤不求十分纠结。

    太为难了啊。

    之前不知道,还可以随便损几句,争个先后。

    如今撕破了脸,对着上司,叫他怎么办?

    难道要被压?

    看看,看看!

    现在竟敢指使他给杜清檀送花了!

    真是作威作福,以权谋私,臭不要脸!

    不成!独孤不求又抖了一抖。

    他竖起眉毛,咧着嘴,恶狠狠地看向元鹤。

    “凡事都要付出代价,偷窥了不该知道的事,就要付出代价。”元鹤又把花篮往前递了递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独孤不求轻轻呼出一口气,勾着唇角笑了。

    “行啊,我帮您给小杜送花,她要不要,可不关我事啊。”

    他伸出两根手指头,拎着那花篮子,笑眯眯地后退两步,一个旋身,朝着杜家走去。

    元鹤站在自家门前,看到独孤不求敲开杜家的大门,然后高声说道:“五娘在吗?元二哥让我给你送一篮子花啊!”

    杜清檀是否回答,或者回答了什么,元鹤是不知道,因为杜家大门很快关上了。

    他蹙着眉头转过身,恰恰对上元老太公面无表情的脸。

    他有些被吓到:“您这什么时候来的?一点声音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元老太公严肃地道: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元鹤小心翼翼地走过去:“做什么?”

    元老太公举起手来,用力拍着他的肩头,“哈哈”大笑,赞道:“有些我年轻时的样子了!”

    元鹤微微一笑:“我没骗你吧?”

    元老太公点头:“干得好!不过,这独孤小子……你想对他做什么?儿啊,可以争,但害人的事不能干啊。

    之前那些事,是圣人之令,迫不得已。涉及自己,无辜之人绝不能害,这是给自个儿积德。”

    元鹤道:“您想多了,我只是想找个帮手,减轻一下负担,以便可以多陪陪您。”

    圣人既然嫌他在这个位子上坐得太久,让独孤不求来监视他,那他就给独孤不求接替他的机会。

    野心勃勃的少年郎,为了向上爬连命都不要。

    爱人权势富贵,哪样更重要呢?

    人心自来经不起考验,且等着瞧罢。

【本站备用域名:www.wqdao.com】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