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美人羸弱不可欺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152章 拨动人心的高手

    “你刚才,听见他怎么说了吗?”

    杜清檀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    “您刚才是睡着了吧?”采蓝又把元鹤的话重复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平安,是这样的吗?”杜清檀不死心。

    平安沉着地点头:“一个字没错。”

    杜清檀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居然已经手眼通天到了这程度。

    既可以半夜三更绑了恶徒,扔到京兆府门前。

    还可以很容易地让郡王府松口,让她过得更轻松。

    “五娘,您在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采蓝见杜清檀站在那发呆,少不得推一推她,提醒她赶紧进门。

    杜清檀叹道:“我在想,人太累的时候,总是比较软弱,更想走捷径啊。”

    采蓝完全听不懂:“您说什么呀?”

    杜清檀微笑摇头,走进家门。

    杨氏坐在院子里做针线活儿,见她满身是汗,便拿着蒲扇迎上去。

    一边给她搧凉风,一边叨叨。

    “就知道你会这样,热水已经烧好了,快去洗洗,出来吃饭!”

    “你说你,嫁了人就能更轻松,非得受这个罪,怎么就想不通呢?”

    杜清檀心里想着事,反常地没顶嘴,直接抢过蒲扇,给自个儿搧着风走了。

    杨氏看出她不对劲,忙问采蓝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采蓝思来想去,也只和遇到元二郎有关系,便小声地将经过说了。

    杨氏一下子激动起来:“呀!”

    采蓝激动地眨着眼睛,等她接着往下说。

    不想杨氏只叫了这么一声,就没声儿了,只在那站着,老谋深算地勾着唇角阴笑。

    采蓝等了会儿没动静,只好不过瘾地去服侍杜清檀沐浴。

    饭桌上,杨氏反常地没叨叨,让全家吃了一顿清净饭。

    杜清檀吃饱了就昏昏欲睡,却还强撑着在院子里纳凉等人。

    今日平安送饭过去,说是又没遇到独孤不求,还是上次那家伙在。

    她也不确定独孤不求是否去了洛阳,总归等等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不想杨氏挪了個竹凳子坐到她身边,于婆又摆上一盘井水湃过的李子。

    明显就是要长谈的架势。

    杜清檀立刻捂着嘴打呵欠:“啊,好困,我得睡了。”

    杨氏一把摁住她:“你听我说,我今日去找独孤了。”

    杜清檀不动声色:“然后呢。”

    杨氏把阿史那宏的话一一道来,说着说着流下了眼泪。

    “他怎么是这样的人呢?他没有告诉你,他到底在做什么营生是吧?”

    “每次出现就浑身是伤,要死不活的,那些钱是从哪里来的?

    不是赌博来的,也是来路不明!他给咱们说,他是被家里赶出来的,都是骗人的!”

    “反正我坚决不允许伱跟他在一起!不然只怕没有安宁日子过。”

    杨氏发了狠话。

    “你若是不听,我就和你斗到底!别以为我是吓唬你的,我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杜清檀安抚地拍拍杨氏的背脊。

    那确实,她对独孤不求知道得太少了。

    想辩争几句都没理由,说出来就得翻天。

    杨氏见杜清檀波澜不惊的样子,就又换了策略。

    “你若不信我的话,那就换个法子,另外使人去洛阳打听他的来历,如何?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。”杜清檀起身:“我有分寸。”

    杨氏也不迫她,摇着扇子想了又想,叫于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去隔壁,和老太公说……”

    杜清檀这一夜睡得很不安稳。

    一会儿梦见独孤不求浑身是血,朝她喊:“小杜救命。”

    一会儿梦见元鹤朝她笑得温柔:“只要你想,在长安城里头可以横着走。”

    她突然就吓醒了。

    打开窗户一看,黑沉沉,冷清清的。

    她睡不着,便又披了衣服去院子里坐着。

    没人扔东西过来砸她。

    独孤不求从始至终没出现。

    她确定他是去洛阳了。

    清早,她去元家备膳,在门口又遇到了元鹤。

    元鹤今天穿的是一件魏紫色的暗纹纱袍,极衬他的肤色,瞧着很是清贵儒雅。

    这样鲜艳的颜色,杜清檀没法看不到。

    她就多看了一眼,然后发现,其实元鹤也还是长得不错的。

    元鹤立刻注意到了,当即微笑着道:“是不是觉着我这样打扮很奇怪?”

    杜清檀肯定要赞美:“没有啊,挺好的,很衬您的肤色。”

    元鹤就不好意思地道:“我总觉着自己太老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好吧,正当壮年。”杜清檀实事求是。

    元鹤又道:“你放心,安平郡王府不会再打你的主意了。”

    “昂?”杜清檀又被这突如其来的话给噎着了。

    “就是之前武八娘和你说的,让你进宫那事,以后再不会有了。”

    元鹤说完这句话,又走了。

    杜清檀站在那里风中凌乱许久,才把这句话消化完。

    她很确定一件事。

    元鹤在用权势诱惑她。

    趁独孤不求不在的时候,他早早晚晚地诱惑她。

    可真是拨动人心的高手哇。

    而她,只是个被生活逼迫的辛苦的凡人。

    “五娘,您怎么又在发呆啊?”

    采蓝跑过来,在杜清檀眼前把手晃了又晃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杜清檀稳重地迈步进去,直奔厨房。

    拿起菜刀一阵乱剁,架势颇吓人。

    等到去给元老太公诊脉,进门就看见屋子里堆着几箱子黄灿灿的金元宝。

    她尴尬得,赶紧地往外退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你们忙,我等会儿再来。”

    元老太公笑呵呵地朝她招手。

    “五娘快进来,来帮我对账,我老眼昏花,看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杜清檀进退都不是:“要不,我去帮您老把周管事叫来?”

    元老太公道:“不,他干活儿粗枝大叶的,哪有女子细心,就是你了,快来!”

    杜清檀只好硬着头皮走进去。

    元老太公抓起一大坨金子就往她手里塞。

    杜清檀生怕落下去砸到他,赶紧地抓稳了。

    好沉!

    元老太公笑眯眯的:“沉吧?拿着心里是不是特别舒服?”

    “是挺舒服的……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杜清檀僵硬地笑着,小心翼翼地把这一大坨沉甸甸的金子放回去。

    然后使劲清一清嗓子,把眼睛从金疙瘩上拔回来。

    “您不是要对账么?账本呢?”

    元老太公乐呵呵地把账簿递给她:“我叫人进来称金子。”

【本站备用域名:www.wqdao.com】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