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美人羸弱不可欺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189章 便如提线木偶

    这话大家都不好接,只各有思量罢了。

    倒是李莺儿的堂妹说了一句大实话:“依我看,就是因为你俩一直没分开过,九娘才生气了吧。”

    李莺儿也是个脾气怪的,当即道:“我和谁好还要她管?我又没对不起她,是她自己……唉算了,懒得和她计较。”

    因为这件事,始终扫了大家的兴,众人又坐了会儿,就散了。

    李莺儿拉着杜清檀的手:“九娘以前不这样的,你别往心里去。”

    杜清檀才不会呢:“该是你别往心里去才对,我这太厉害了,出手就把你给抢了。”

    李莺儿被她逗笑了,然后皱着眉头道:“我看啊,这萧三娘不是个好东西,心眼贼多,你可小心着她些。”

    杜清檀就叫采蓝过来:“说说你刚才遇到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采蓝立马就把金豆子掏了出来。

    李莺儿真是被恶心到了:“不行,我得告诉九娘。”

    杜清檀道:“缓一缓吧,你这会儿去,她正在气头上,未必会相信你的话。”

    李莺儿不听:“我一刻都忍不得,怎会有这种人!我才刚给人说你遇仙,她就说她也遇仙,明摆着和你打擂台嘛。

    依我看,她之前所谓的赔礼,都是虚情假意。指不定还怪你藏了一手,把她比下去了呢!”

    采蓝道:“真是奇怪,我们也没得罪过她啊。”

    漱玉道:“莫非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,荔枝的事儿?”

    当时蝉娘看不上杜清檀,说话很是无礼,然后被萧三娘骂了,叫她赔礼。

    再接着,左公子就送了荔枝过来,相当于打了萧三娘主仆的脸。

    漱玉打了自己一下:“也怪婢子沉不住气,骂蝉娘是乡下来的没见识。多半是怀恨在心了。”

    萧三娘主仆惹不起她和莺娘,肯定会迁怒杜清檀。

    杜清檀道:“未必只是因为这个,多半还有其他原因在里头。

    事急从缓,你听我的,先仔细打听清楚再去办这事儿。否则,倒是坏了你们的情分。”

    李莺儿冷静下来,仔细想想还真是这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以后不要再请萧三娘了,搅屎棍,也不知她为什么和离呢?可惜这里离兰陵太远,不然真该使人去打听打听。”

    “倒也不必,始终会露出马脚的。”

    杜清檀交待她:“别提她偷买方子的事,她不会承认的,反而打草惊蛇。先看看她要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李莺儿深呼吸,抚着胸口道:“真是把我恶心坏了。你怎么这样沉得住气?”

    杜清檀摊手:“因为小杜大夫见多识广?毕竟我是退过亲,又被逼过婚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少来!”李莺儿被她逗得直笑,郁气散了大半。

    到了家,采蓝把金豆子交给杜清檀。

    “怎会有这样恬不知耻的人啊,婢子虽然小气爱财,却也知道什么事能做,什么事不能做。”

    杜清檀微微一笑:“所以这金豆子就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采蓝完全意料不到,然后就涨红了脸:“婢子不该拿这钱,否则和背主有什么区别。”

    杜清檀很严肃地道:“是我让你拿的,方子也是我让你说的,不算背主。”

    采蓝却只是摇头,坚决不拿。

    杜清檀垂下睫毛,掩去眼里的光芒:“行吧,我记住你的忠心了。”

    这只是个开始。

    随着她声名鹊起,会有越来越多的人觊觎她的方子。

    也会有更多的手伸向她身边的人,采蓝首当其冲。

    刚才她表示要把金豆子给采蓝,其实也是试探之意。

    采蓝这么爱钱还能坚定拒绝,她很欣慰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杜清檀才从安平王府回来,李莺儿就来了。

    “真是可笑,萧九娘要和我绝交!我使人去看她,谁想给我带回一块撕成两半的丝帕。

    还跟我说,以后她的事和我没关系,叫我别再虚情假意了,她不稀罕。”

    李莺儿气得摁着胸口:“气得我胸口痛。”

    杜清檀手下不停:“你很在乎她吗?”

    “好歹也认识很多年了。”李莺儿气道:“我是生气为什么要莫名其妙受这种冤枉气。”

    杜清檀的眼睛从她胸上瞟过:“手感好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李莺儿默了片刻才反应过来,扬起小拳拳追着要捶她:“你变坏了。”

    杜清檀一本正经地道:“我这是在问用药体验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告诉你,好极了!”

    李莺儿很没形象地摊在丝毯上,叹气:“算了,我还是再努力一下,她实在不听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可小心了。我可以肯定,萧三娘一定会让她远离你的。

    到最后,萧九娘会失去所有朋友,只剩下她的三姐姐一个人陪着她。

    然后,她会凡事都听她的三姐姐操控,便如提线木偶。”

    李莺儿被吓坏了:“啊……这……太可怕了。不行,我还是得去努力一下,太吓人了啊。”

    说着,又跳起来径自走了,可谓来去如风。

    采蓝道:“五娘干什么要帮萧九娘说话,她自己愿意上当受骗,让她吃够亏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杜清檀微笑:“因为我看不惯萧三娘啊。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,差不多就是这个道理。”

    采蓝捋了一遍才明白:“嗯,反正就是要给她添堵就对了。”

    李莺儿果然又吃了闭门羹,气得牙痒痒:“这丫头脑子进水了。”

    杜清檀平静地道:“不要着急,慢慢来。”

    二人正说着,就听于婆过来道:“五娘,外头来了个人,说是南阳王府的。”

    李莺儿一下子坐直了:“什么事啊?会不会是萧三娘跑去说你的坏话啦?”

    杜清檀也不确定:“先请进来。”

    来的是南阳王妃身边的婢女,笑眯眯地给杜清檀见了礼,客客气气地递上一张帖子。

    “我们府里的拒霜花这几日开得极好,王妃要办一个赏花宴,有请小杜大夫光临。”

    杜清檀接了帖子,笑道:“不知都请了谁?”

    婢女笑道:“您去了就知道啦。”

    竟然是一点口风都不透。

    杜清檀便也客客气气地打赏再送走了人。

    李莺儿很有些担忧:“总觉着不大好,还是我使人去打听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求一下月票以及感谢大家的月票。

    感谢以下书友的打赏:桃子妖妖315~4500起点币;凝月如歌~588阅币;林间小青~300阅币;两个理光~100起点币;水夏沫~100阅币。么么么么。

【本站备用域名:www.wqdao.com】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