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美人羸弱不可欺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227章 假发掉落

    张医令非得较真:“你是外感风寒还是撒谎,诊脉便知!过来!”

    周医令厉声道:“张医令,这是什么时候!出了这样的大事,你还有心情为难学生?”

    算是把刚才他说杜清檀的话还回去了,还挑明了他就是在为难人。

    张医令气得红了脸,胡子一撅一撅的。

    李岱适时开了口:“说正事。”

    白助教大声道:“把人带上来!”

    萧三娘刘鱼娘彭三娘被带了进来。

    白助教把经过简单地说了一遍,宣布:“经过彻查,彭三娘为了达成治好患儿夜啼的假象,在送给病患饮用的清水里下了蒙汗药。

    萧三娘岳丽娘的病患未曾饮用那水,故而无碍。彭三娘刘鱼娘的病患母子都喝了那水,故而昏睡。”

    萧三娘把头仰得高高的,瞅着杜清檀的眼神里透着得意。

    她终究还是全身而退,且其余三人都被她比下去了。

    刘鱼娘彭三娘的患儿喝了蒙汗药,自是不必说。

    岳丽娘的患儿虽然没喝,但也没好。

    就她一个人的患儿被证实既没喝那水,病还好了。

    这次考核,她虽然不能拿到甲,却也拿到了乙。

    白助教继续道:“岳丽娘以私心延误病情,本该被驱逐出去,念在其确实生病的情况下,留下查看,此次考绩为零。

    刘鱼娘虽是受彭三娘牵连,却也存在以私心延误病情的情况,留下查看,考绩为零。

    彭三娘,驱逐,并通知其举荐地方,永不许行医!房中财物一律不许带走,留下用作医治患儿之费用。”

    彭三娘捂住脸,瘫倒在地,绝望地发出一声悲鸣。

    “我冤枉!是萧三娘和刘鱼娘逼迫我做的!为什么你们不肯信我?”

    刘鱼娘恨恨地道:“撒谎精,我让你来害我?你这是自己不好了,就想把所有人都拖下水吧?你怎么这样毒呢?”

    彭三娘哭道:“我拖你下水做什么?我若真要用蒙汗药,管好自己的患儿就可以了,用得着冒险往大家的水里下药吗?”

    刘鱼娘翻个白眼:“谁知道你是怎么想的。”

    萧三娘叹息:“彭三娘,我一直在帮你说话,相信你是一时鬼迷心窍想不通,你却要恩将仇报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就见彭三娘猛地蹿起来,朝她扑过去,尖叫着去打她。

    “毒妇,毒妇,你骗了我们所有人!你不得好死!”

    萧三娘猝不及防,被彭三娘在脸上抓了五条血槽,反应过来尖叫着要逃,又被彭三娘推倒在地上骑着打。

    她是娇养长大的,哪里敌得过在市井中长大的彭三娘,被打得只是哭喊救命。

    众人看得目瞪口呆眼花缭乱心情激荡。

    宋大娘喃喃地道:“胆小鬼被逼急了也很吓人啊……”

    周医令和李岱诡异地保持沉默。

    “住手,住手!”张医令大喊着,点名让刘婆等人:“拉开她们!成何体统!”

    彭三娘被人拽开,不甘心地挣扎着去薅萧三娘的头发。

    萧三娘尖叫一声,护住了头发。

    众人都以为她是疼的,不想,一顶假髻被彭三娘就这么抓下来,露出了萧三娘狗啃似的头发。

    全场震惊。

    其实,因为流行高发髻,很多贵妇都会用假髻,但人家的真发是完好无损的。

    像萧三娘这种情况,当真罕见。

    ,。

    张医令太过惊愕,直接问出了口:“萧如月,你的头发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萧三娘抱着头,缩在地上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彭三娘看她出尽丑相,解气地将假髻往地上一扔,歇斯底里地笑。

    “贱人!你这头发是做了坏事受的惩罚吧?你活该!你们一个个都瞎眼了,被这种人蒙蔽!

    刘鱼娘,别以为她是什么好人,她踩着你登高呢!迟早你会死在她手里!”

    “带下去,带下去!她疯了!”张医令咆哮。

    彭三娘被拖出去老远,众人还能听见她的哭喊声。

    “我冤枉,冤枉,萧三娘,刘鱼娘,你们不得好死……”

    现场一片寂静,只剩下萧三娘的啜泣声。

    李岱面无表情地看向众人,淡淡地道:“这次是没有出人命,若是闹出人命,必然以命抵命。

    你们才进来多久?就闹了这许多事出来。你们以为是在争先后,却不知丢的是食医的脸面。

    若是这些消息传到圣人耳中,所有人都别想留下来!本王希望你们好自为之。散了。”

    屋子又空了一间。

    晚饭时,萧三娘主仆没出来吃饭,静悄悄地关在屋里。

    岳丽娘倒是出来了,一直静悄悄地埋头吃饭,脸上并没有多的表情。

    刘鱼娘试探着想和杜清檀搭话:“小杜,你那个二十四气馄饨是哪家的?改天领我去吃好不好?”

    杜清檀笑眯眯地告诉她地址:“你可能需要自己去,我没什么空,友人太多了,都定下了要聚呢。”

    刘鱼娘不死心:“没关系呀,我给你带……”

    雷燕娘使劲把筷子一摔,冷着脸道:“刘鱼娘,是不是想抢我朋友?信不信我让你马上被驱逐?”

    刘鱼娘才刚得了留下查看,赶紧地闭上了嘴。

    雷燕娘和杜清檀咬耳朵:“破绽百出,彭三娘倘若不是被威逼指使甚至欺骗,怎会大胆到往所有人的饮用水里下药?

    药从哪里来?谁给的?给刘鱼娘的患儿下药,动机是什么?全都没查清楚,就给定了罪。太不公平了。”

    杜清檀平静地道:“因为动手下药的人是她,这必然是有人证且她也承认了的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人,口说无凭,光靠推论不能给人定罪。”

    再有,就是刘鱼娘和萧三娘的后台比彭三娘的硬。

    李岱和周医令放纵彭三娘暴打萧三娘,已经很能说明问题。

    雷燕娘生气地道:“贱人居然还拿了个乙等,天理何在!”

    道理都懂,就是意难平。

    杜清檀稳重地喝了一口水,稳重地道:“不着急。”

    只要萧三娘作了假,很快就会暴露出来。

    第二天清早,果然萧三娘负责的患儿家属找上门来了,言辞十分激烈。

    “还说什么特效药,根本就没治好!昨天晚上哭得比以往都要厉害!什么大夫,什么玩意儿!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这一章,满足某个一直希望萧三娘假发掉落的家伙。

    继续求月票呀!感谢以下书友的打赏:さ`扑梦成空~1666阅币;水夏沫~100阅币。

    么么么么

    7017k

【本站备用域名:www.wqdao.com】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