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美人羸弱不可欺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313章 放我一条生路

    “我是认真的。”杜清檀再次强调:“咱们解除婚约。”

    独孤不求垮了脸:“不许再说了,不然我真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解除婚约吧。”杜清檀不怕死地又重复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道歉,说你后悔了,是随便说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解除婚约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风大,我没听见。”

    独孤不求急急忙忙往外走:“我突然想起来有急事要办,先走一步。”

    杜清檀清冷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:“我会写信去家中,让大伯母把聘礼送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敢悔婚,我弄死你……”

    他勃然大怒,猛然回身,一把封住杜清檀的衣领,红着眼睛,咬牙切齿,声音却是再软不过。

    “不然,你不愿意嫁我,那我嫁你好不好?”

    杜清檀冷情冷心,眼睛都没眨一下:“不好。”

    她手一伸,在他怀中捞出个绣囊,紧紧攥在掌中。

    独孤不求反应过来,合身扑去压在她身上,揪着那只手,非得把绣囊抢回来不可。

    那里头装着他和她的婚书。

    杜清檀自是敌不过他,她高声喊叫:“殿下!殿下!琅琊王!”

    有人“呼啦啦”跑进来,从后头架住了独孤不求,想要把他和杜清檀分开。

    独孤不求疯了似地乱踢乱打,毫无章法,然而也是十分难搞。

    五六个青壮合力,才把他拖到一旁,他犹自红着眼睛,气咻咻瞪着杜清檀。

    杜清檀却只是慢吞吞地坐直身体,不紧不慢地整理衣衫头发,端正幞头。

    那个绣囊,早就被她收入怀中,藏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正之何故如此失态?”

    李岱明知故问,一副调停人的温润模样。

    “大家同朝为官,乃是美谈一桩,不管什么事,还该好好商议才对,闹成这样,实在不妥。”

    独孤不求不理他,只直勾勾地看着杜清檀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?向谁求助不好,你要向他求助?”

    这话酸气十足,该是对李岱有所冒犯,李岱却是毫不在意,十分磊落。

    “杜典药是我请来授课的人,她好好地来,就该好好地回去。她向我求助,乃是情理之中。”

    独孤不求继续无视他,长长卷睫下,双眸黯淡,噙着水光。

    “小杜,五娘,清清,檀檀……”

    他一连换了四个称呼,杜清檀冷白的肌肤上终于浮起一丝微红。

    她撩起薄薄的眼皮子,不高兴地看着他:“不许这样叫我!”

    “我就叫!就要这样叫!小杜,五娘,清清,檀檀……”

    独孤不求犟着脖子,又一口气喊了三四遍。

    在场众人忍不住,勾着唇角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李岱的神色却是越发阴冷:“正之,你这样就不对了,男婚女嫁,你情我愿,杜典药不愿嫁你,犹自纠缠不休,当众不敬女方,不是男儿所为。”

    “你闭嘴!我们两口子的事,与你何干!”

    独孤不求不给李岱面子,他用力挣开抓住自己的人,像杜清檀似地,慢条斯理地整理自己的衣衫装扮。

    “小杜,你怕是糊涂了,咱们这桩婚事乃是东宫亲自做的媒,不是你想解除就能解除的。”

    他漂亮的唇角噙着冷笑,将修长白皙的手伸到杜清檀面前:“拿来,交出来!”

    杜清檀瞥了他一眼:“东宫那边我自会设法,不劳你操心。夫妻本是同林鸟,大难来时各自飞,独孤,放我一条生路。”

    她不想为了这么一纸婚约,把命丢在这锦绣宫中,也不想让自己成为独孤不求的软肋。

    “放你一条生路……”独孤不求喃喃低语,直勾勾地俯视着杜清檀。

    她并不害怕与他对视,所有的心思尽数展现在脸上,眼里没有半点不舍与哀伤。

    仿佛解除这桩他费尽心思才得到的婚约,对于她来说,不过是推却了一餐饭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独孤不求被击垮了,说到底,终究是他太弱,拖累了她。

    她放弃他,放弃这桩婚约,确实是最明智、最冷静的做法。

    没心肝的女人,冷静理智到可怕。

    他沉默片刻,后退一步,扬着唇角笑起来:“行,我放你。从此以后,你我二人各不相干!”

    他牵起自己的袍脚,用力撕下一截,扔在杜清檀脚下。

    割袍断交,覆水难收。

    李岱眸色渐深,在这二人面上来回打量。

    一个轻描淡写,一个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是反目成仇的样子,也更真实。

    他由然生出些隐秘的快乐和喜意,惺惺作态:“何必如此,好说好散不是更好?”

    “去他娘的好说好散!不做夫妻就做仇人!”

    独孤不求指着杜清檀,一字一顿。

    “你不就是嫌我官职低微么?可知宁欺老头子,勿欺少年穷?待我将来飞黄腾达,你别后悔!”

    杜清檀淡淡地瞅了他一眼:“等你飞黄腾达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等着!今日之辱,我将来一定要你双倍偿还!”

    独孤不求大步往外走,行到门口又回过头:“最后给你一次反悔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杜清檀撩起自己的袍脚,抽出一把不知哪儿弄来的匕首,用力割下一截布料,砸在他脸上。

    “滚!”她言简意赅,冷漠无情。

    独孤不求用力砸上门扇,很快走得不见了影踪。

    杜清檀垂着眼,慢条斯理地捡起地上的两片布料,整整齐齐叠好收起,俯身给李岱行礼。

    “多谢殿下出手相助。接下来,东宫那边,就要请您出面协调了。”

    屋里屋外看热闹的人齐刷刷看向李岱,都在想,为什么杜清檀和独孤不求取消婚约,要由李岱出面协调?

    莫非?

    众人浮想联翩。

    李岱显然也意识到了,他淡淡而笑:“杜典药,这事儿……”

    杜清檀漂亮的凤眼里浮起一层朦胧雾气:“殿下,您不能过河拆桥啊,这事儿我是按照您的吩咐办的……”

    她翻脸如翻书,泫然欲泣。

    众人再次齐刷刷地看向李岱,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。

    难怪了!难怪杜清檀会和独孤不求撕毁婚约,原来如此!

    李岱定定地看着杜清檀,收到两道挑衅的目光。

    纤弱的美人,噙着泪光,唇角微带冷笑,仿佛在说,你是不是个男人?

    />

【本站备用域名:www.wqdao.com】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