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美人羸弱不可欺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335章 自保的武器

    杜清檀愿意配合,那几个宦官也隐隐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毕竟女官轮不着他们管,若杜清檀真闹腾起来,等到程尚食出现,双方少不得又有一番闹腾。

    而张五郎有交待,这件事万万不能闹大。

    杜清檀察言观色,提出要求:“不知要去多久?我或许需要收拾几件随身衣物。”

    为首的宦官怕她有诈,断然拒绝。

    杜清檀也不强求,改口道:“那我和同伴说两句话,省得大家惊慌。”

    已经拒绝了一个要求,再拒绝这个小要求就显得很过分。

    为首的宦官允了。

    杜清檀转头看着熏儿,低声道:“去找武十一郎,让他设法让梁王来抓我!不要告诉任何人!”

    若是被张五郎完全掌控,她几乎没有生还的可能。

    落到梁王手里就不一样了,他即便是为了他自个儿脱罪,也不会让她不明不白地死去。

    只要活着熬过这几天,事情就能有转机。

    熏儿不明所以,只管含着眼泪猛点头。

    杜清檀解了罩衣,平静地跟在众宦官身后离开。

    程尚食匆忙赶来,却已是来不及了,于是又急着去找张五郎,却是连张五郎的面都没见到。

    熏儿按照杜清檀的吩咐,好不容易找到机会溜出去,却不知该往哪里去寻武鹏举。

    正茫然间,尉迟瑜走过来道:“你不是杜典药身边那个小丫头么?怎么跑到这里来了?”

    熏儿认出他来,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:“我要见武十一郎!我有急事要找他,非常急,要命的那种。”

    武鹏举正和几个千牛卫喝酒呢,他身上本就有千牛卫的祖荫,只是之前纨绔,没把心思放在这上头。

    直到跟着武八娘来了洛阳,看到独孤不求那般努力,自己又定了亲,这才开始上进。

    这次能够跟着扈从随驾,于他来说也是一个好机会,正好和同僚称兄道弟,攀一攀交情。

    吃喝玩乐正高兴呢,尉迟瑜走进来道:“好啊,圣人有恙,尔等倒是玩得高兴,就不怕被打板子么?”

    那几个人嘻嘻哈哈站起来,说笑着散了。

    尉迟瑜见武鹏举满身酒气,抬手一杯冷水泼到他脸上,问道:“清醒了么?”

    武鹏举跳起来:“你干什么呀?我可没醉!”

    熏儿走进来,哭兮兮地跪下去:“十一郎,救救杜典药!”

    武鹏举仅存的酒意尽都散了个干干净净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尉迟瑜粗中有细:“我去门口守着,你们快些。”

    熏儿忙着把经过说了,又讲了张五郎找杜清檀开壮阳食方的事,武鹏举微忖片刻,便明白了所有。

    于是看着熏儿道:“若是五娘出事,你也逃不过一死,我估摸着,他们很快就会来抓你了。”

    熏儿吓得瑟瑟发抖,只管哭求:“我什么都不知道,十一郎救我。”

    武鹏举这才道:“我自是很想救你,但我虽是梁王的侄子,却不足以改变他的心意。

    除非你按照我说的主意去办,你敢不敢豁出去求得一线生机?”

    熏儿咬着牙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,。

    武鹏举火速领着她去寻梁王,张口就道:“伯父,这是杜清檀身边伺候的宫女,她说她知道圣人生病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梁王正在寻思着女皇病重不愈,这事儿太大,他承担不起,得赶紧往洛阳报。

    突然听到这么一句话,吓得脸色大变,厉声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熏儿战战兢兢地道:“……之前控鹤监五郎曾来找过杜典药,说要熬制什么补品……第二天,圣人就生了病。”

    梁王厉声道:“你说的全是真的?”

    熏儿毫不犹豫地举手发誓:“若有半句假话,叫我不得好死!”

    武鹏举凑到梁王耳边低声道:“张五郎已是先下手为强,叫他身边的人把杜清檀给抓走了。

    若是咱们什么都不做,万一山陵崩,东宫那边要清算,会不会赖上咱们?”

    梁王由来一个激灵,脸色越发难看了。

    他与东宫本就因为立嗣之事不太和谐,又因为最近要替以往冤狱者翻案的事情闹得很不愉快。

    两家虽然在圣人的授意下谈了儿女亲事,但也只是谈着,还未正式结成。

    即便是结了亲,也有驸马被杀的情况存在,这种事又不是少数。

    所以,他必须自保!

    而杜清檀,就是他自保的武器。

    他立刻站起身来,大步往外走。

    走了没多远,又看到一群宦官乱麻麻地四处找人,弄得鸡飞狗跳的,便威严地问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那些宦官看到是他,就都缩了脖子避让开去,不肯说真话。

    然而梁王也不是好欺瞒的,一个眼色,手下就去打听了来:“是找杜典药身边侍候的宫人。”

    武鹏举适时道:“伯父不用担心,侄儿已经命人将那宫女看守好了。”

    梁王赞许地拍拍他的肩:“做得好。之前呢,是我委屈了你,你不要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这说的,是之前武鹏举帮着独孤不求讨人情的事。

    武鹏举憨厚一笑:“瞧您说的,侄儿有那么混账么?您是我们武氏的顶梁柱,朋友再好,也好不过自家骨肉!”

    梁王更满意了:“走,跟我去办这件事,让你看看伯父的手段!”

    梁王并不去找张五郎,而是找到关押杜清檀的地方,直接命令千牛卫动手抓人。

    看守的宦官自然不是千牛卫的对手,片刻间便一败涂地,眼睁睁看着杜清檀被带走。

    张氏兄弟正在女皇榻前伺候着,无暇分身,女皇高热,又怕吵闹,宦官们不敢轻易打扰,便在外头徘徊。

    等到张五郎收着消息,梁王早就走得没了影子。

    再一打听,杜清檀被关的地方,里三层外三层地堆满了梁王的人。

    张五郎气了个半死:“一群饭桶!让抓个小宫女,找不着人。就连抓回来的人,也能被人抢走了!”

    张六郎阴冷一笑:“你我二人在梁王跟前没面子,圣人的面子他总要给吧?”

    张五郎眼睛一亮,阴测测地笑了,只要假借女皇之命,不愁梁王不把杜清檀送回来。

    却不想,宫人跟着进来禀告:“梁王去见圣人了!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还有,写好就放,感谢大家又陪伴我走过了一个月,九月来了,让我继续为大家服务吧。实在想不出啥求票的词儿啦……求一下保底月票。

【本站备用域名:www.wqdao.com】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